老战士纪念馆 - 迟浩田(题)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最新动态 > 查看新闻

王震从北大荒十万官兵点将赴海南岛开发建设的故事

来源:老战士口述历史研究会 www.lzscn.com 发表时间:2018/3/9

      你知道那些老战士在战场上九死一生,回来后去哪了吗?去建设新中国,去开发南北边疆,北到北大荒,南到海南岛。
      今天上午来到了海口骑楼步行街,眼前一亮,50多年了,这里的风貌依然保留着,时间把我拉回到了1963年我临时的家就住这儿,那年我5岁跟着父亲去外出不慎被丢失,整条大街顿时响起高音大喇叭,一时间人们都在交头接耳问,是谁家的孩子丢啦?不得了啦,结果我是被一陌生人捡到,他问我门牌号码,因为是刚来又是临时的根本无法说清楚,那人就将我送给了派出所的叔叔阿姨,结果我哭着苦苦地等候了一整天,父亲终于被通知来接我回家了,回到家看到的是父母的互相埋怨和数落,我估计如果我回不来母亲也可能活不下去了,好险啊,我的命运史差一点点就改写啦, 也许荣华富贵了,也许穷困潦倒了,反正就不是现在的我啦!

      第二天我走进了50多年前的海南晨星农场,在该场的史志上发现了父亲的名字担任过书记和场长,于是我走访了与他一起被王震部长点名从北大荒调来的老战友,他们大部分还都习惯性地称呼我父亲为卓书记、卓场长并且还讲述了许多故事,其中一位从38军转业的老兵,他说:在我的心里你爸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,六十年代初非常艰苦,记得上级拨下一批被子给困难职工,你妈妈也想要一张,可是你爸爸就是不答应,并说:走!别理她,上山去!叫我通知连队跟他去开荒,后来你妈妈也没办法也就算啦你爸对我们可是真的好!
      "在我脑海里永远忘记不了一件事:生活最困难的1962年,一天,我正拿着一封家信在发愁,你父亲走过来问我咋啦,我说我母亲在河南老家病危,儿子的脖子也饿的很细很细,你爸爸二话没说就批准我向场部借200元回家了,那时200元很大啊,可以办很多事啊!所以我一直很感念你爸爸,他是我心中真正的共产党员!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位老战友老领导。

      当时从北大荒及全国调来我们这个场的有26个省的老兵,其中有一野、二野、三野、四野等等。你爸爸都能团结他们一道把工作做好,我们真的很想念他啊,听说他走了我很难过啊,老人边说边给他那儿子打电话,叫他赶紧回来,说卓书记的女儿来了,你快回来接待吃饭啊,不一会果然回来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,他就是他爸爸说的"当年饿得脖子细细的那个孩子"现在是一个医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  随着老人的讲述,我也手摸面部回到了记忆中,很多人见我一笑会有个酒窝,就会问你的酒窝咋长在了腮帮子上,这要从那个瘸子理发师说起,母亲带我去剪发他说我像男孩子,干脆给我剪了个男仔头,大家都感到很稀奇,母亲带我去农场的照相馆留了个纪念,还说一句如果你真是个男孩就好啦!结果那照相馆师傅说不好看又给我围上了一条花围巾,照出来就这样不男不女的一张照片,路过木工房,那木工叔叔说我很像男孩,就给我做了个木头枪,头上尖尖的说是刺刀,结果我就跑着喊:"冲啊"就摔倒了扎进了脸部的腮帮子内,经医生用钳子拔出了那块木头,没想到没拔干净,一个月后因化浓又拔出了一节,这就是十万官兵从北大荒到海南岛留给我的印记。这次来听说他们已经不在世了,很遗憾!

      50多年过去了他们仍待我像亲人一样,为了让我吃上最好的椰子,必须是要赶在上午10点用20多米的竹竿绑上镰刀把那些椰子砍下,为我一个人摆下椰子宴,太感动啦!

      把父亲的宝贵财富捐给海南省农垦博物馆、地方政府、晨星农场受到各级领导的热烈欢迎和亲切关怀。
      在参观其馆的农业产品展示厅时,我不由的想起了我五岁时在晨星农场的一个故事,那是1963年,父亲在农场担任书记和场长的时候,有一些农民来借拖拉机,但我父亲怎么也听不懂海南话,在这紧要关头我做起了翻译,那时我会说一口流利的海南话,终于发挥了大用场,农民们很高兴借到了拖拉机,他们很喜欢我很感谢我,记得给了我好几块像肥皂大的黄色原味糖,成了我第一次助人为乐的记忆,那馆长听后很高兴地说,这是一个传统工艺,目前已经失传,你提供的这一信息很有价值,我们会逐渐恢复这些传统工艺并说深圳老战士纪念馆很有特色,希望能来海南办老战士纪念馆。

      再见吧,我的家园、我的场、我的父辈们,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!再见!
      你们的精神已被我们筑起一座丰碑,你们的美德已融进我们的红色基因,我们的幸福是你们奋斗出来的,改革开放感恩你们!

您是访问本站第605271位战友!